我到最近才發現小孩覺得罰寫比用棍子處罰更恐怖

(很皮的)小一生:「老師,我想要玩躲貓貓。」

師(我):「去拿一張紙,寫30遍(注音)躲貓貓之後,

我再跟你玩躲貓貓。」

(很皮的)小一生:「可是我不會筆劃...」

師(我):「那我也沒辦法了,去罰站吧!」

──────分隔線───────

(懶惰的)小六生:「老師,這首律詩太難了,我背不起來。」

師(還是我):「這樣阿,去拿張紙,默寫3遍就背起來了。」

(懶惰的)小六生:「蛤,那我還是去背好了,我不要罰寫。」

師(我):「去吧!」

───────又是分隔線─────

師(還是我):「罰寫故事書一遍。」

(非常吵的)小六生:「鄭成功是誰阿?我又不認識他。」

師:「抄完你就認識他了。」

(非常吵的)小六生:「就愛欺負我們這些善良的老百姓。」

師(我):「對阿,我們就愛欺負你們這些善良的老百姓。」

師(另一個來火上加油的):「怎麼只寫國字,沒寫注音阿?」

師(我)「聽到了沒,還要寫注音,趕快寫!」

這位平日非常愛吵鬧的學生居然眼眶泛紅,還掉眼淚

原來罰寫才是他們最大的夢魘啊!

    全站熱搜

    qiut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