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迎接自己的生日,前幾年會想上餐廳吃飯,蛋糕則不一定要

今年反而沒那麼想吃餐廳(怕胖==),倒是想買個蛋糕回家一起慶祝,因為有家人幫你一起唱歌慶生其實是很幸福的。

 

出社會這兩年,逐漸學會向現實低頭,即使你有能力,少了命運&運氣,你依舊只是你

無法出人頭地,退而求其次的只希望周遭的人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沒有權力、地位&金錢,那至少得顧好自己的健康吧!

 

即將邁入30大關,婚姻話題揮之不去,間歇還有逼婚言論出現

我只覺得時間到了,一切自是水到渠成;若一再強求,只會落到一場空

既然我們選擇了比較艱難的路,人生的迂迴自會比別人多一些

我們這個世代該是去考慮自我的人生價值,進而結婚、生子,而不是因為長輩怎麼說我們就得怎麼做

請注意這世代的難題很多都是他們所留下來的,承受爛攤的我們很難這麼快的從中爬起

 

我曾想過活在法國大革命時代或是民國初年的人們是用什麼心態來看待未來,我有想過去看一些作家的作品,

後來想到這些人都是知識份子,或是相對有生存能力的人,他們寫的或許只反映了一部分的真實。他們也許苦悶/無奈

/憤怒,但更多廣大的人民是帶著如此的情緒逝去。

狄更斯(Charles Dickens, 1812-1870)在以法國大革命為背景的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ies)中寫到: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這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
這是篤信的時代,也是疑慮的時代;
這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
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絕望的冬天;
我們什麼都有,也什麼都沒有;
我們全都會上天堂,也全都會下地獄。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it was the epoch of belief, it was the epoch of incredulity,
it was the season of Light, it was the season of Darkness,
it was the spring of hope, it was the winter of despair,
we had everything before us, we had nothing before us,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o Heaven,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he other way in short,
the period was so far like the present period, that some of its noisiest authorities insisted on its being received, for good or for evil, in the superlative degree of comparison only.

 

這段話至今仍然適用,現在或許是人類文明的最前端,但我們這一代對未來卻無比的困惑

我們不確定我們的未來是否是燦爛的,或僅是稍縱即逝的煙花。

 

多數的時候我覺得我很難改變這世界,只能從自己做起。一個發自內心的善行&微笑

用良心過每一天,期待這個世界能夠變得更好。

 

我的信念或恐會被這個世界吞吃,也會被大人們嘲笑天真,因為這樣的人做不了大事、賺不了大錢

但這是一個小我所能做的,一個無名小卒對這個世界的正面回報

 

生存於我 是苦多於甜,但我感謝上帝讓我會想/會痛/會懂

感謝上帝給我一個如此愛我的媽媽,感謝所有愛我/恨我/害我的人

是你們讓我的生命更加圓融&成長

謝謝

 

 

 

 

資料援引: http://linknotion.blogspot.tw/2009/07/charles-dickens.html

    全站熱搜

    qiut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