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

我是十九歲,一個清澀等愛的年紀

或許就會像她

以為這樣的溫柔就是喜歡

耳邊的細雨呢喃是他的真誠傾訴

只是

那不是愛 那是他的慣性使然

你對他而言 是個過客


看著她 帶著失落離開

為她感到一絲難過

或許不看那最後一眼 也好

這是一段無疾而終的插曲

最後那個音符

只有繚繞在那十九歲的等愛心靈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qiut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