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職真是一條漫長的旅程(跟寫論文一樣,呵)

雖然我只是做在電腦前面整理個人資料準備投遞

但也已感受到這句話的沈重了

在找到合適的工作之前我想這條路還是得堅定持續的走下去阿

那天母親提到來家裡裝送瓦斯桶的先生

她說他的腳已經因為長年搬運瓦斯桶而受傷了,走路時也無法順利舉步

但工作也不是說換就換,說退休就退休的

那位先生也只能一直做到不能做為止

我聽了之後覺得很難過

記得上次看到吳念真的新書發表會他說他的父親曾告訴他們

他寧願領死亡給付,也不想領傷殘給付

一條命陪的倒比兩隻手陪得多,受傷的工人哪能再工作呢

勞工的悲歌,在檯面上光鮮亮麗的大老闆們有多少人聽見了呢?

    全站熱搜

    qiut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