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搭車時,車廂中有一對母女

母親並未跟女孩說什麼

但不知為什麼,小女孩就呵呵呵的笑了起來

那是種單純發自內心的笑聲

不為什麼,只是想笑

我聽著她的笑聲,我也不自覺的笑了

好久沒聽過這種開心的笑聲

我也好久沒這樣無來由的笑


有時候,很多事不一定要需要原因

擁抱 是舒服的姿勢

思念 是發呆的抽象形容

    全站熱搜

    qiut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