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無名都怪怪的

使得同一段留言出現好幾次

令人無言

今天考完了文讀,讓我鬆了一口氣

寫考卷時還心想:

「我終於可以擺脫詩了,YA!」

用這顆不夠感性的腦子,去理解最精粹的詩

對我而言無疑是種折磨

Farewell poetry!

    全站熱搜

    qiuti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